人物
经济学人 河南财经网人物经济学人>正文
刘汴生:国学践行者
经济视点报记者 李中海   2010年12月30日 00时00分  点击次数
关键词
核心提示:
  【刘汴生:河南财经政法 大学教授、MBA教育中心主任】中国的“甲乙式思维方式”适合高层管理者的思考与经营;美国及欧洲的“AB式思维方式”适合基层管理及决策;日本的“大和式思维方式”适合中层管理者的团队管理及执行工作。上述一段话出自百度百科“刘汴生”研究领域和相关作品的描述。



人物档案 <<<

刘汴生,1953年生,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MBA教育中心主任。


中国的“甲乙式思维方式”适合高层管理者的思考与经营;美国及欧洲的“AB式思维方式”适合基层管理及决策;日本的“大和式思维方式”适合中层管理者的团队管理及执行工作。

上述一段话出自百度百科“刘汴生”研究领域和相关作品的描述。刘汴生从国学名著《道德经》入手解析现代管理科学,总结出中西方管理制度的差异。

而如今,这一国学与现代企业管理科学等系列课件已被列入MBA教学课程。

除了本职工作河南政法大学MBA教育中心主任,他还身兼河南省企业管理与教育学会理事、河南营销协会专家委员等数职,他每周有11节课程安排。相对于自己喜欢甚至痴迷的国学研究,他只能放在闲暇。然而,很多学生都喜欢听他对论道国学。

然而,他是如何从枯燥的国学体系中总结出适合现代管理科学规律的?古老而务虚的国学精神真的能解惑现实吗?

的确,一般人会觉得国学与现代经济风牛马不相及,而刘汴生却对国学的研究近乎痴迷:他甚至这样简略地概括自己的两个主要研究方向,一个是资本市场,另一个就是对国学的管理。

而在与刘汴生接触的两个多小时中,他也不止一次地提及且强调国学,并指出国学对现代企业管理及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只是,他的强调和说服不仅停留在语言论证表层,更结合于实例的剖析和验证。比如,曾经有一次他参与重组一家濒临倒闭的国企,并将欧美等西方现代企业管理模式、制度等一并植入这家公司,希望能使其脱胎换骨、重焕新生。然而,最终却由于“职工代表大会否定董事会决议”使得重组破产。

“为什么在西方是很先进的东西而到东方我们是屡战屡败?后来就发现了凡是人文的东西都离不开文化,文化是根基。”刘汴生说,国学和西方的科学不一样,我们的层面是在管理的文化和哲学上,而西方则是在管理的技术和思想上。

他总结分析出中西方管理之道的差异,一是中国管理之道认为“人性本善,先人后己”;西方管理之道则认为“人性本恶,先己后人”;二是中国管理之道认为“人与人之间是兄弟关系”;西方管理之道则认为“人与人之间是商品关系”;三是中国管理之道在管理过程中更加注重“德治,无为而治”;西方管理之道则更加注重“法制”。

他能将博大而务虚的国学精神传承并结合于现代企业管理研究之中。他提出《周易》、《道德经》等国学文化精髓是主干,需要得到企业的传承和活用,只有把国学精神落实在企业文化,企业才有个性基因,而西方管理科学是枝叶,是补充。学习国学目的就是“以道御术”--以中国管理之“道”御西方管理之“术”。

刘汴生还是一个富于冒险的人。

2005年9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之所以能受邀到郑州访问并发表演说,刘汴生就是主要推动者之一。如今,回忆起当时邀请克林顿时的艰涩与兴奋,刘汴生还止不住的感叹:当时几乎没人相信我们能做到,我找中国移动拉赞助,他们不敢相信,政府和许多媒体也不相信,后来我们还是挑战自我,成功了。

他是一个很具忧患意识的人。

他明确指出,不要指望一个很传统的农业支撑起一个很现代的工业。河南发展当思过去、着实际,应该多方位思考自己的发展定位和方向,不要一味倾心于“瞎折腾”。

他也是一个敢于讲真话的人。在中原经济区建设的建言上,他第一个提出“不能过分强调资源优势”并指出“机遇和挑战并存”。他指出,河南不能对既有自然、人口、交通区位等资源优势过分依仗,因为优势反过来就可能是劣势。河南的人口至今还停留在相对低端素质的水平,还没能完全成为人才和人力资本。中原经济区如果要实现共赢,就需要纳入其中的各个行政板块之间的通力合作,不仅仅是书面上或者口号上的,而是彻底地摒弃前嫌、贡献一己之力,以促整体发展。

他关注时事,聚焦热点,对新近发生的河南产权交易市场、国家加息等事件有着清晰的判断和见解。他能指出,河南省产权交易市场的失败原因。

他关注企业成长、重组和传承问题,致力于实现国学管理为主体,西方制度为方法的“中西合璧”,以科学而务实的态度解决企业的个性问题。


国学的精髓在于对文化的传承和活用

     ——专访刘汴生


“不要期望很传统的农业支撑一个很现代的工业”

经济视点报:你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什么?

刘汴生:从领域上讲我研究的有两大部分。第一大部分就是对股市和对资本市场。另一个就是将国学运用到管理中。前期研究资本市场运作的时候,更多的是务实;后来因为要把现在的企业制度和现代界面很大的历史放到我们纵线很长的河南,所以就要研究国学这一块,因为国学基因实际上就是文化的传承,这是根。这期间就有文明发展的一些冲突。

经济视点报:这是一种怎样的冲突?

刘汴生:当今社会文明冲突的根源是权利与金钱,西方国家和我们有制度和理念的冲突,同时还有文化的冲突,以及利益的冲突,实际上就是文明的冲突。

一方面是很长时间内、很小区域内所形成的一个固化的概念。相互之间的人际关系,思想、人文都是一种很强的习惯。这样我们就形成了传统的农业文明。而如今城市的工业文明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不能靠原始的一家一户去做,提倡的是互赢和协作,另外整个生产之间更加强调的是工业的生产方式,而这些东西和我们传统的文明之间无疑是冲突的。

在一个以农民为主题的省份,河南向前走可能更多的是需要一种教育和宣传,能使大家更多的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待我们现代文明。而现代的农业很重要的部分是工业的思想。不要期望一个很传统的农业支撑一个很现代的工业。

经济视点报:为什么说现代农业很重要的部分是工业的思想?

刘汴生:现代农业不同于传统农业,就是要借助于工业化技术的推进来影响动植物生产、生长。工业的思想就是一定要把自然的气候变成人造的气候,这种自由的思想变成有控制的思想,在什么时候施什么肥,要多强的阳光,把一种传统的生产变成一种流水线式的生产,这就是现代农业。


“把国学的精神落实在企业文化,企业文化就是个性文化”

经济视点报:请浅谈一下你对国学研究的心得。

刘汴生:比如说中国人这个概念。真正的含义不是区域和国籍,更重要的是对中国文化传承。尽管五四运动和1978年中国的大门打开之后吸收了很多国外科学、艺术及管理的思想和理念,但中国人文科学的根基是中国文化。西方的根基是基督思想,而在中国拿着基督思想这种管理理念管中国是水土不服的。因为中国的理念、中国的文化背景从管理的思想上来讲是《周易》和《道德经》,从对外展示的面上来看是儒教思想,因此这两大世界两大文明的核心文明差别鲜明。

我们可以借鉴国外的优秀思想和理念,观点和技术,但是一定是要和中国文化相对接。谈到国学,作为一个河南人应是很自豪的,因为中国国学体系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是来源河南,但很遗憾这方面研究的核心和中心地带不在河南。

经济视点报:你有没有把对国学研究的成果直接运用到企业实战中去?

刘汴生:现在还没有。我对国学的研究最近几年才开始。之前那个时候仅仅是把西方的企业制度等等沿用到中国的企业上面来,失败的例子也很多。失败的根结就在于我们忽略了中国的国情,总是把西方法治和简单的上下级关系看得过于理想化了。

经济视点报:在你看来,国学针对于企业来讲能起什么作用?

刘汴生:主要是文化基因的传承和活用问题。比如说讲《周易》,实际上就是两个精神:乾、坤。中华民族和其他民族的区别就是在精神上,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这就是我们和其他民族的重大区别,这就是我们的魂。所以说在研究时更应该在河南这个魂上产生文化气息、文化支撑以及继承发扬和创新。

经济视点报:国学研究会持续推进吗?你觉得一个专家的责任是什么?

刘汴生:我想会的,目前是一个开始,编成课件给学生们讲很受欢迎。国学文化传承是主干,西方管理科学是枝叶,我们在和企业联系,把国学的精神落实在企业文化,就是个性文化,那么你的企业也是与时俱进、很有发展空间的。

专家责任,我觉得从大的方面是应该通过我们的意见使整个国家或地区的重大决策更加科学;从小说,就是要实际,积极地为社会提供服务。


“经济发展要立足实际”

经济视点报:河南经济发展到哪一个阶段了,当前应该做好的是哪些方面?

刘汴生:目前,无论从我们整个国土面积的使用上,还是农业、农村、农民的问题上,我们已进入现代工业的发展初期。

而现在离资本市场距离比较遥远。河南没有形成资本中心和金融中心,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没有走到工业快速发展和后工业发展的时期,第三产业还是以经贸为主,没有走到以金融发展为主的时期。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促使我们更好地发展农业上去。但是发展还是要和现代市场经济和国际惯例以及中国国情、省情密切结合。其中,一个就是要顶天,我们要有先进的实践、理念、理论和国际视角,来思考问题看待问题;同时我们还要立地,立足于本省,干什么事不能脱离现实,与现实结合,实事求是解决问题。

经济视点报:你如何看待国学对河南经济的推进?

刘汴生因为国学管理就是博大精深,比如说在整个经济体系当中有相当的一部分是来自河南,比如说《鬼谷子》的书是在祁县云蒙山中写完的,《禅宗》的书是在少林寺中写成的,因此整个河南源远流长的厚重的文化实际上奠定了中国文化以及中国人的历史基因。

经济视点报:从结合省情实际的角度谈谈你对中原经济区推进的建议。

刘汴生:由于河南存在明显的现代文明和传统文明的冲突,那么中原经济区的建设和发展中间会有很多问题出现。

比如,自然界所付诸于人的资源是有限的。发达地区并不是因丰富的资源而发达,比如日本经济世界第二,但自然资源不多,但是有很多的软资源。这两者没有必然,而联系就在人文,就在于人的思想、人的品质,工业的文明程度,加工产品的精细度,交通是否混乱等。这是大道相通。所以,河南不要过分强调优势资源,对于自然资源的强调就是靠天吃饭。

同时,河南的经济发展状况上升空间很大。一,汽车、交通、房地产、铁路要做好,不做就是弱势。第二就是抓住全国产业转移机遇,走国际化步子。第三,人口资源大省分几个层面理解:第一就是人口,就是人,第二就是材料的材,第三就是人才,第四就是财。要把人口优势变成人才优势、人力资本优势。因此要搞教育,并且要倡导终身教育,使河南成为一个学习型的社会。

    免责声明: 本站转载文章均注明出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载的所有作品均为公众作品,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本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站联系,在此,我们首先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并将尽快予以改正或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相关新闻链接
看客评论: 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遵守)
河南财经人物志
人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