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未来企业领袖 河南财经网人物未来企业领袖>正文
王乐天:专注创造可能
河南财经网 张益山/文 于乐/图  2014年12月04日 10时13分  点击次数
关键词
核心提示:
  身为河南省知识产权高层次人才的王乐天,在产业的巨轮碾过中原厚土上,书写着自己对行业的浓情蜜意。


人物档案 <<<

王乐天,河南省知识产权高层次人才,中原工学院知识产权学院学生导师,河南省知识产权研究会副会长,现任国立知识产权管理公司总裁。


他爱好摄影,研究佛学,对于做企业的人来说,这样的爱好,与他的山羊胡一样,有些许特立独行。在属下的眼里,更为另类的是他“身在企业,心在行业”的执著。2014年,河南知识产权发展势猛,从商标法第三次修改宣讲,到中原知识产权大讲堂,再到高校成立知识产权专业学院,从省会到地市,关乎知识产权的活动遍地生花,有着12年资深专业和管理经验的王乐天,是这些事务的直接推动者,也见证了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后,河南本土知识产权的发展史。身为河南省知识产权高层次人才的他,在产业的巨轮碾过中原厚土上,书写着自己对行业的浓情蜜意。

当谈到他的专业时,王乐天习惯性的语调温和,知识产权就像是经年老友,讲述它无需郑重其事,亦能如数家珍,入木三分。这在一个有着多年专业素养、12年行业历练的人身上,并不奇怪。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位蒙古汉子在字里行间不经意渗透出对专业的温情和对行业的深情,远超乎职业精神的范畴。

1995年,王乐天带着秋天大草原气息南下中原,走进历史名校河南大学。绿皮车载着他独行千里,领略不同温度带的风光之后,与河南结下不解之缘。8年之后,他偶然涉足知识产权领域,从此情深似海“无法自拔”。从走进大学校门研习法律专业至今,一晃就是将近20年的法律人生。

2011年,王乐天步入清华大学研读管理,在水木清华与大师清谈,在逸夫馆秉卷苦读,系统兼修,成就了他特有的管理艺术,纵横捭阖,指挥若定。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某个时刻某种的出现,成就的是恰到好处的遇见。回忆过去,王乐天的际遇波澜不惊,不早不晚,却处处机缘。

艰辛,是生活的美意

1976年,王乐天出生于内蒙古赤峰,蒙文是乌兰哈达,意思为红色山峰。确如其名,大草原的一望无垠在这里被蒙冀辽交界绵延的丘陵地形所终结。

在整个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农村,分配制度改革在小心翼翼的摸索和各种争议的拉锯战中“蹉跎前行”。王乐天回忆起那个时期的家乡,觉得改革之春来的比其他地方晚很多。

在他的印象里,赤峰漫长的冬季和大集体时代的食不果腹,是少年生活的主题。家里五个孩子,他排行老四,家境的贫寒没有因为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而有所偏爱。他在北方的冬天穿着凉鞋,行走数十里山路去求学。王乐天说现在跟比自己小的人说起吃树皮野菜的事情,很多人不相信。诚然,身处时代节点上的人,一转身就是告别一个时代,哪还有一点踪影?

彼时,父亲多病,母亲扛起整个家庭的重担,王乐天常感怀那个时候的生活,艰辛教会他独立,母亲的担当和豁达教会他乐观。

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也基本告别了平均主义和“大锅饭”,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主题的农村改革,掀起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开端。改革的春风从南方刮到北方,王乐天从北方来到中原大地,跟这个国家一样,带着梦想,一切都有了新的开始。

记者和律师曾是王乐天儿时的两大梦想,而大学专业的选择,最终让他情定后者,成为一名法律人士。这份沉甸甸的际遇,向来不辜负梦想的追求者。

一入律界深似海。很多涉足法学的人对此深有感触。对于一个有容量的学科,他开始艰苦研习中外法律知识数年,并学以致用。在同乡兼校友赵风光的眼里,王乐天是那种用功并且有天赋的人,法学的严谨和枯燥并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消受,但王乐天除了课余时间的摄影爱好之外,就是沉溺在书山文海中。赵风光说,学院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因此对王乐天青眼有加,这么一老一少亲密地走在校园特别惹眼,至今令他记忆犹新。

专注,成就未来的力量

要么平庸,要么专注。然而,对于离开校园一头扎进社会的大学生来说,大多数人不能真正顾得上这些,择业需要的是自信而来的那份从容。1998年,王乐天顺利结业,正式进入职场。当时的他,有机会回到赤峰入职公检法。但他最终选择留在河南,平淡地应聘到一家律师事务所。

在河南的这些年,王乐天认为自己背井,但未离乡。男儿志在四方的豪情,模糊了故乡与他乡的界限。从在律师事务所代理民事案件开始,王乐天开启了自己的卫道征程,这一做就是5年。

2001年12月11日,我国正式加入WTO。这件事对中国自身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影响深远。而这对王乐天两年后闯入另一细分领域也埋下了伏笔。在WTO框架下,知识产权作为知识经济确立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逐步上升为国家战略层面。

事实上,中国如何看待、适应、保护以及应对知识产权?无论是在法学理论研究上,还是面对与贸易组织成员国的贸易摩擦,中国俨然准备不足。王乐天说,当时中国的知识产权管理空白很大,就连北上广深也不例外,内地就可想而知了。

王乐天目睹过本土企业对知识产权这一无形财产的漠视,内心焦虑不安。2003年是王乐天进入知识产权领域的元年。那一年,体制开放,河南省批复了5家知识产权代理机构进行市场运营。在那之前,负责知识产权管理的机构还只是省工商管理局的一个部门。在王乐天看来,这一举措是中国入世后,特定领域内的巨变。当时的他,凭着好奇心和优异的表现应聘到最先批复的5家机构之一,就再也未从这个行业离开过。

回忆当年,王乐天不无骄傲地说,他们那一批人在一定程度上堪称行业空白的填补者。国立知识产权管理者冯总肯定了这种本土“空白”:从人才、案例、社会认知到高校教育,基本上一切为零。“创业”之初,5个人看书学习、发放资料,向大众不厌其烦地讲解知识产权常识,王乐天体味到了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苍茫感。

2003年至今,河南省的专利申请量、专利授权量、商标注册量等指标成倍级增长,代理机构达到300多家。在行业从小到大的历程中,王乐天是忠实的守望者。

他也在专注的守望中,成就了自我与他人。王乐天先后入选河南省知识产权高层次人才,中国(河南)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中心特聘专家,河南省知识产权保护协会预警中心主任,中原工学院知识产权学院特聘学生导师,河南省知识产权研究会发起者、副会长,辗转四处授课讲学,将他10多年的经验和国内外的视野,奉献给成长中的知识产权领域和本土企业,在这种分享中,他在圈子内和企业界的众望所归也随之而来。

当初5个人的公司现已百余人,创始元老之一的王乐天随之做到该公司总经理的职位,但经历过筚路蓝缕的他选择功成身退。问其原因,他不愿多谈,只是说道佛学让他悟到“舍得”二字。

在2013年10月,王乐天接手了早在2005年就成立而运营平平的国立知识产权管理公司,从零开始踏上真正属于自己和团队的创业之路。短短一年时间,新老客户望风而来,他的麾下也集结了大批经验丰富的行业好手。国立知识产权营销经理赵风光、从业10余年的专利高手刘洋等都是其中之一,他们放弃自己的老板地位,加盟国立知识产权,成为王乐天的合伙人。公司形象墙上的十六个字“厚德为本、事业为根;志同道合、发展共赢”也许是对他管理最好的诠释吧。

共赢,一枝独秀不是春

胸怀往往决定格局。与赵风光一样,国立知识产权的很多人才都是慕名而来。赵风光说,王乐天的魅力不仅在于他的专业和过去的成功,更重要的是他的为人和眼光。

王乐天曾代理闻名全国的知识产权案件,而将功名归于团队;他的员工除了享受其他公司都有的福利外,另加一项关心备至的生活福利;他曾在雨夜连续驾车5个小时送一位家有急事的员工回家……这些都是员工讲述的他们眼中的王乐天。

对员工评价的生活管家、良心老板,王乐天不以为然,他想要做的是一个好教练。他在专业上对每个人都极其严格,是希望在这个平台上,每个人都能成长并施展才华。

2014年,河南知识产权界活动频出,从跨界交流、技能培训到高校学科设立,王乐天参与其中,对这些关系行业福祉的事务尽心尽力,不亚于对自己企业的关注。他对员工的美好期望,同样也期望在行业上。

在冯总印象中,每次王乐天在外讲完课,公司都会忙碌一阵子。因为王乐天又带回一帮学生。这些年,王乐天培养了很多学生和同行。俗谚道,同行是冤家,但在王乐天这里没有同行间的隔阂。冯总回忆称,有员工离职创业从事相同行业,还曾得到王乐天的创业基金支持。

知识产权在河南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然在规模上枝繁叶茂,但在品质上依旧受着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浅层次发展的滋扰。王乐天和国立知识产权像社会活动家一样忙碌,剑指这些业界病态。

在行业洗牌期来临之际,因势而变,是王乐天眼光独到的地方。在他的规划中,国立知识产权将成为行业的标杆,不仅能实现企业知识产权全面顾问、知识产权行业管理咨询、高端疑难案件解决处理、律师服务,还将以专家顾问私人订制式服务率先引领行业升级。而他参与筹建的河南省知识产权研究会,届时国立知识产权将与本省行业专家教授、高层次人才、高校师资一

道,进行学术交流研究,培养专业人才,推动行业规范发展。

每年都有近百场次的讲座,虽然这占用了王乐天大量时间,但他总是有求必应。从不拒绝对社会有益的事,和他与生俱来的豪爽不无关系,也是情结使然。

王乐天一直关注中国的法治进程,十八大报告中提出的知识产权战略,今年10月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把法治中国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都令他兴奋不已。他预言,未来3到5年河南本土行业将会进入新台阶。他对国家进步和自己的不懈努力信心满怀。


“做无限可能的创造者”

——专访王乐天


“行业需要升级是时代要求”

经济视点报:请简要介绍一下关于知识产权的概念。

王乐天:知识产权是智力成果或者知识产品,智力劳动所创造的劳动成果,也是一种无形财产。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具有价值和使用价值。有些重大专利、驰名商标或作品的价值远远高于房屋、汽车等有形财产。

经济视点报:当初你学法律有没有涉及到知识产权?

王乐天:知识产权只是法律专业很小一部分,都是书本上的东西,诸如概念、法律条款之类的知识。知识产权在实践的东西多一些,比如给企业做知识产权的保护,需要你为企业设计战略性的东西。而在当时的课堂上,这些都没有涉及。

经济视点报:跨入新领域,你是如何完成自我学习的?

王乐天:因为自己本身是学法律的,接受知识产权的知识快一些。加上自己不断学习,跟专家和高校交流互动。在这个圈里面,我是活跃分子,不仅自己爱学习,我还带出了很多知识产权行业的学生,这是我最欣慰的。

经济视点报:与国内相比,河南省在知识产权领域是什么情况?

王乐天:目前,整个河南省的知识产权保护现状,在全国处在中下游的地位,无论是质还是量,虽然近几年有些改观,但与北上广这些发达地区相比,差距还是很大。

经济视点报:差距大的原因是什么?

王乐天:一是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薄弱;二是缺少真正高端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给企业做战略性规划和布局。三跟地域经济发展水平有关。

经济视点报:你如何看待行业前景?

王乐天:我认为是朝阳行业,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书记和李克强总理都在讲,把知识产权提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大的方面来讲,知识产权的发展跟国家经济发展密不可分。中国想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知识产权不可或缺。小的方面,知识产权对企业发展和竞争力提升尤为关键,甚至事关存亡。

“我对行业是尽心尽力的”

经济视点报:出来接手国立知识产权是出于什么考虑?

王乐天:现在做这个事情,是时势造就的。相比以前,社会各界对行业提出更高要求,特别是企业走出去参与竞争,需要行业升级。国立给客户和社会提供的服务,与同行业相比是有所区别的,我们追求更高端的知识产权的服务。

经济视点报:你是如何用人的?现在是什么规模?

王乐天:我们开始选人的时候,讲究志同道合,要热爱知识产权行业,要有梦想。“德”永远排在第一位,能力和学历其次。现在的国立集结的都是行业优秀人才,都是在行业做了6年以上的人。国立知识产权旗下还有律师事务所和教育集团。

经济视点报:你如何看待行业竞争?

王乐天:都说同行是冤家,我不这样认为,我相信合作共赢。我专注做了12年知识产权工作,一直是开放胸怀,我把我所学到的东西传递出去,是想让大家一起推动整个行业健康发展。目前,行业门槛很低,很多地方需要规范。

经济视点报:知识产权对于转型中的企业有何影响?

王乐天:企业都在面临转型。对于新增企业而言,是赶上了好时代,一开始就有知识产权的意识,少走了弯路。而老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能采取补救,有的企业为此损失很大。这些转型中的企业非常渴望有专业机构做知识产权整体事务的顾问,不再是浅层次的商标注册、专利申请、版权登记等。

经济视点报:国立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王乐天:首先是视野和高度上,我们努力做领航者,在行业封闭中懂得舍得和分享。还有,国立的合伙人和团队非常优秀,解决高端疑难问题,是一般事务所不具备的。国立是在做事业而非生意!

经济视点报:你的企业愿景是什么?

王乐天:我们要做行业发展的领导者,企业发展的护航者、社会发展的贡献者、无限可能的创造者。国立在规模上不是最大的,但在为客户解决问题方面,是行业的佼佼者。

经济视点报:你如何评价自己的这些年?

王乐天:近年,国家启动百千万知识产权高层次人才计划,我在2012年获选河南省知识产权高层次人才,这是对我多年工作的一种肯定。每年我针对企业、高校、律协、政府机关等做过的讲座培训都有数百场,我对行业是尽心尽力的。

    免责声明: 本站转载文章均注明出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载的所有作品均为公众作品,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本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站联系,在此,我们首先向您表示诚挚的歉意,并将尽快予以改正或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相关新闻链接
看客评论: 已有0条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登录(请登录发言,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遵守)
河南财经人物志
人物
网站地图